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> 玄幻小说 > 狩道三千 > 第一卷 缘起篇 第六章 天玄涧
    广袤的东南地域上,磷峋巍峨的山脉纵横交错,延绵不绝,巍然的屹立在东南角上。

    众多山脉边缘位置的断峰山脉中,有一片茂密青葱的树林,树林的边缘,有着一片广阔的草原。

    “莎莎~~”

    一阵莎莎的悉簌声在树林中想起,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林中急速冲了出来!

    “淦!”

    韩林一把冲出将自己掩埋多天的森林,气急败坏的怒骂了一句!

    身形稳稳的落在地上,韩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却也顾不得停下休息,不敢做丝毫的停留,依旧是铆足了劲拼命想草原深处逃去!

    “终于让我给逃出来了!”

    草原,只有到了草原上,自己才有可能摆脱身后的那个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个可怕的存在,不是别的,正是一头一阶的长尾猿!一阶的长尾猿啊,可不是韩林一个五阶修徒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一阶的妖兽,若是按人类武者的境界来对比的话,可是相当于行者境的战力!

    若是正面硬刚,估计不到十个呼吸间,长尾猿就能轻而易举的击杀掉韩林!

    行者境,是踏足修行后的根基境界,也称之为初始之境!

    只有踏足行者境后,才能真正的踏足修行之路。

    至于韩林的境界,修徒五阶,严格意义上来讲,都算不上称之为境界。

    修徒修徒,修行之徒。

    后世划分出修徒八境的目的,主要还是为了筛选那些适合修行的种子。

    修徒之境,不管有无天赋,人人都可以尝试,而没有一定修炼天赋是没法突破修徒之境成为行者的。

    行者,也是修行之人与普通人的分水岭。

    韩林身后的那头长尾猿,是眼见着快要出这片森林的时候,无意间遇到的,两者相隔极远,韩林本想趁着那头长尾猿还没有发现他,悄悄绕行避过的,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赤源草的缘故把运气给耗光了,那头长尾猿偏偏也发现了他,竟追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“那头该死的长尾猿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追上来吧?”

    长尾猿在林间的穿行速度极快,但到了宽阔的平原地带,也就是个半吊子,速度会减慢大半。

    好在韩林被发现时,已经是在森林的边缘位置了,否则能不能逃出来还是两说!

    嘴里骂骂咧咧了几句,韩林再次放开速度,径直冲进了广袤的草原深处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那长尾猿的智商不咋滴,估计我今天就得栽在它嘴里了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位置偏僻的,无名的莽荒草原,草原上一直都遵循着一条铁则,那就是速度。速度就是这里的唯一生存准则。

    在这片草原上,捕猎者如果没有足够的速度去捕获食物,那么,等待它的,就只有饿死一途。相对而论如果被捕猎的猎物没有足够逃生的速度,那么,自己就只有命丧猎手的利爪和尖牙之下,沦为他人口中之食。

    草原上,一阵微风轻轻的拂过,在没膝的青翠野草汇成的海洋上激起无数个细微的草浪,向四周扩散开去。

    青翠的嫩草中,一些野草有规律的倒下又马上立起来,形成一条浅浅的痕迹。快速的向远处的一头斑斓麋鹿。

    远处的斑斓麋鹿正在低头吃着初春的嫩芽,忽然间,一阵悉簌的草叶摩擦声,使得专注吃草的斑斓麋鹿警惕的抬起头来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当然,斑斓麋鹿的担心估计是多余的,草叶悉簌声一闪而逝,不再有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可正当斑斓麋鹿再次低下头的一瞬间,一道白色的身影在斑斓麋鹿左侧不远处一跃而起,手中的短刃寒芒四射,径直奔着斑斓麋鹿的脖子而去。

    那冲向斑斓麋鹿的白色身影正是韩林。

    “嘶~~”

    一声鹿鸣!

    斑斓麋鹿受到惊吓猛的一抬头,巨大的鹿角瞬间向左侧狂甩,哐当一声给来者一记猛击!

    鹿角不偏不倚,正好甩在韩林的身上,直接将他给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韩林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感到一股巨力落在自己身上,紧接着脑袋一懵,屁股就传来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一鹿角甩飞来者后,斑斓麋鹿瞬间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,韩林就翻了个身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二话不说,直接狂奔起来,没命般的逃命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斑斓麋鹿,该死的草原!”

    韩林一边逃跑,还不忘一边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一人一鹿,就这么一追一逃的跑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

    就在韩林千方百计的甩开斑斓麋鹿,爬上一个草坡后,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宛如洪雷一般骤然间响起在韩林的耳边。

    韩林不由得顺着声源望去,一道巨大的瀑布出现在韩林的眼前。

    巨大的瀑布虽然距韩林数十里,但依旧大的惊人。这瀑布并非是从山涧之间落下的,反而是直接由那天穹之上,倾泻而下,玄之又玄!

    飞流直下的湍急的巨大水流,宛如一条撕破苍穹的匹练一般,从天而降,连接天地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天玄涧吗?!……”

    韩林一惊,自己不知不觉中,竟然逃进了天玄涧的范围内!

    “还真是无巧不成书!”

    惊讶之余,韩林至少还没有忘记出了寻求突破外,自己来玄天涧的另一目的,探寻天玄涧。

    瀑布落下,水流分散开来,凝汇成一片片大小不一的水域,放眼望去,众多大大小小的河流湖泊从那条瀑布周围散布出去,还有更多的浅溪泥泽分布四野。

    韩林下了草坡,选定了一个方向,沿着溪流而行,溪流的两边,是磨的光滑的鹅卵石组成的石滩。

    其实就在刚刚,韩林再一次近距离看到这条通天瀑布的时候,脑海中就突兀的冒出了一片神秘石林的画面碎片。

    韩林敢肯定自己没有去过画面中的那个地方,但是却莫名的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知道这个地方在哪!”

    一个古怪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顺着感觉,韩林犹豫了片刻,朝着瀑布的方向寻了去,他不停的环顾四周,希望能再想起一些关于那片石林的相关事情。

    小溪两边的碎石滩边,不时的有数只低阶的源兽在远处窜过,发出一声声的低吼。不过韩林也不是过于在乎那些不成气候低阶的源兽,除了那些偶尔出现的一阶的源兽,韩林需要有意的躲避外,其它的一些低阶源兽,韩林也只是稍微谨慎一些并未太过于在意。

    “嗯?那是?!……”

    刚走了一会儿,韩林就看见在距离他不远处的溪滩上,有几只低阶的源兽在分食一头体型稍大源兽的尸体。

    韩林悄悄的隐藏在一旁,等那几只源兽将尸体分食完。不是韩林不想去将低阶的源兽赶走,只是自己不敢罢了,他还不认为自己有能力,一个人同时对抗几头“不成气候”的源兽。

    当尸体被渐渐分食殆尽,源兽也一个一个直至全部离去后,韩林才警惕的走了出来,去到那被啃得凌乱不堪的尸骸旁边。

    尸体旁边的散落的斑驳的血迹和一些冷兵器的碎片,血迹还没完全干涸,证明这里不久前曾经爆发过一场惨烈的血战。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人也来了这天玄涧?!”

    看着四周散落的血迹和兵器残骸,韩林不由得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看那些血迹和兵器的碎片,那些人似乎也损失很大!”

    又扫视了一下四周,在确定真的没有危险后,韩林才真正的放下心来,迅速的检查起战场来。

    眼观那尸骸,应该是一头犬系的源兽,通体暗红,尽管尸体已经残破不堪了,狰狞的头颅已经被切成两半,但看上去还是给人一种凶悍异常的感觉!

    “可惜啊!那头源兽脑袋里的源晶已经没有了,应该是被那些人取走了吧!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分成两半的头颅,韩林暗叹可惜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收寻了半天,韩林最终还是有所发现的。其中有用的就只有一柄剑尖折断了小截的长剑,一把枪尾少了小截的长枪,一把精巧的匕首,与一柄精钢战刀。

    俗话说,多物在手不如一物适手。在出门时,韩林的母亲在韩林的包袱里放了一柄匕首,所以,韩林只是将那柄精钢战刀给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着溪水将战刀洗净后,竟是寒光隐隐,品相意外地不错!

    碎石滩两边,是茂密的灌木丛与一些矮树,阳光洒落之下,道道光线从树叶中的缝隙间斜射下来,与空中弥漫着的水汽交织在一起,形成道道光柱,格外炫丽。

    光柱斜射在土地上,散落出点点光斑。韩林在灌木丛中矫健的穿梭,掠过一道道光柱,此时的他,全然不知自己已经陷入了一头强悍源兽的领地内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片区域怎么这么安静,竟然连一只低阶的源兽都没有看见。”

    韩林在这里赶路已经有近一刻钟的时间了,这么长时间路上竟然一只源兽都没看到,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突然间,韩林心里一怵,浑身上下的毛孔都紧缩了起来,感觉自己好像被人一直在暗处窥视一般,寒冷刺骨的杀意竟然让韩林产生出了一种错觉,就好像自己成为了一只猎物了一般。这种被窥视的感觉还没有消失,而且还越来越重,丝毫没有要消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!我到要看看,到底是谁想要打我的主意,?”

    韩林故意的放满了速度,停下来,一边休息,一边警惕的注视着四方,慢慢的调整自己的状态,以备能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“嗷呜嗷嗷~~”

    一道暗红色的巨大身影猛然的从一旁的树丛中冲了出来,速度极快!

    可殊不知韩林也早有准备,他单手撑地,瞬间一发力,整个人以手臂为轴,一个旋转,竟直接与那赤红身影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暗红身影扑了个空,在离韩林不远处停了下来,缓缓转过身来,原来,那个暗红身影,是一只的犹如一头小牛犊一般大小的源兽,竟然是炎犬!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一人,一炎犬,四目相对!

    不同的是,韩林瞪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