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> 玄幻小说 > 第一氏族 > 章一九五 初战(6)
    攻势被迫放缓后,无法再尝试冲上山坡最高处,赵宁却没有停止进攻,换成了在原地左冲右杀。

    一个个天元战士被他挑飞,不是断手断脚,就是身首异处,一匹匹战马轰然栽倒、滚下山坡,不是断为两半,脏腑横流,就是头颅粉碎,血浆四溅!

    片刻之间,附近的天元骑兵,皆被赵宁斩于马下,清理出一片只有断肢残骸、淋淋血泊的空地!

    在无数尸体中,顶盔贯甲、手持马槊,往来纵横,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敌的赵宁,血染战袍,雄姿勃发!

    周围的天元战士,见他如此悍勇,俱都肝胆俱颤,哪怕是久经沙场的敢战之辈,也无不相顾骇然,面露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一开始,还不断有天元修行者,或者不服气,或者想要扭转此处战局,或者就是单纯热血上头,前赴后继向赵宁杀来。

    等到赵宁周围横尸遍地,将荒草完全覆盖,再也看不到半分泥土,不管是普通天元军战士,还是御气境的百夫长,都再也不敢靠近!

    就是在这个时候,一名元神境初期带队杀来,却被赵宁三招之内,就用马槊洞穿了脖颈。

    至此,天元军对赵宁的攻势,完全烟消云散。赵宁身后的乙字营将士,得以在他周围相当一片空地上,重整队列,组建相对厚实的完整战阵。

    当有序冲阵变成彼此混战,两军不再错马而过往前奔驰,而是在相对固定的区域内捉对厮杀,战阵的相对厚实度,就决定了战阵的战斗、生存时间。

    作为骑兵,到了这时,虽然战法大体跟步卒相当,但还是有本质不同。

    步卒战阵几乎是钉在地上,除非到了分胜负的时候,否则不会有剧烈前后移动,骑兵却仍旧能够策马奔走,只是不再迅捷,移动空间也有限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时,被赵宁和他身后战阵,逼迫的不停后退的天元军骑兵群后,传出一声大喝,旋即骑兵分开,让出道路,一股铁甲精骑,踩着黄尘飞速奔出!

    为首者,是一名元神境中期的强者!

    “本将手下,不斩无名!前方何人,报上姓名!”元神境中期的副万夫长,不仅自身甲胄严实,面容隐藏在面甲内,且跨下战马同样披甲。

    他一面策马冲向赵宁,一面举起手中长矛厉声呼喝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大齐官话,虽然腔调怪异,但已经颇为流利。

    赵宁刚刚得空,服下一颗极品回元丹,弥补真气消耗,正要重新冲杀,眼见一匹神骏战马,驮着一名精悍将领杀来,当仁不让策马而出

    “大齐赵宁!”

    副万夫长从战马上跃起,身若闪电,矛出如龙,直取赵宁“赵氏公子?好!记住,杀你的人的,是我朝鲁!”

    朝鲁背后,战狼虚影骤然浮现,无论大小还是凝实度,都不是被赵宁斩杀的千夫长可比,且不只是一个狼头,而是有完整狼身!

    此人的修为实力,绝不是千夫长可比!

    元神境中期的修行者,在雁门军中也不多,若是放在草原三大王庭,每一个都身份显赫,平日里备受尊荣,到了战场上,则是罕见的勇将。

    冲锋陷阵,杀敌斩将,等闲事尔!

    赵宁带队前冲,听到朝鲁大放厥词,只是冷笑一声。不过他到底境界较低,并无跟对方比拼修为之力的打算,所以也没有第一时间跃起。

    松开马缰,放下马槊,反手拿起马鞍边的长弓,目视朝鲁,赵宁不曾抽箭,瞬间拉开弓弦,在几乎不可分辨的时间里,长弓已成满月之状!

    弓身符文被真气次第点亮,一层火焰状的真气,顿时萦绕在弓身,然而无论是符文阵列,还是磅礴真气,肉眼都不可见。

    真气凝成的箭矢,在弓弦上浮现,又在转瞬之间,飞速射出!

    砰砰砰,弓弦清脆悦耳的声音,连动三次。

    三根碧蓝箭矢,前后相继,犹如鬼火,呈品字形,向半空中的朝鲁射去,快得几乎无法看清!

    这弓,自然是“射雕”。大齐境内,仅次于十大奇兵的极品符兵,非寻常一品符兵可比!

    以元神境中期对战一个元神境初期,在天元部族强大的过程中,征战已经超过十年的朝鲁,对赵宁的头颅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他是王庭贵族,天之骄子,天元太子私下见了他,也会客气的叫一声堂兄。

    多年征战,死在他手里的元神境,已经超出了只手之数,就连元神境中期,他也曾力战斩杀过一个!

    他身着二品符甲,手中长矛也是二品符兵,没道理这时候会失手。

    当看到赵宁拉弓射箭,朝鲁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,对赵宁的行为嗤之以鼻,笃信对方这是在找死!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实力,箭矢临面,怎么都能劈飞,且他甲胄坚实,非一品符弓,根本不可能破得了甲!

    而一品符兵,世间罕有,就连真正的万夫长,等闲也得不到。

    一个元神境初期的齐人将领,怎么会有?

    朝鲁做好了,劈开箭矢,而后将赵宁从马背刺下的准备!

    然而,当三根箭矢相继飞出,朝鲁心脏猛地一缩,眼神巨变!

    好快的箭!

    他几乎看不见!

    看不见的箭矢,要怎么挡?

    这箭矢怎么会这么快?

    这是什么品阶的弓?

    一品符弓他也见过。但就算是一品符弓,射出的箭矢,也不可能这么快!

    等等,弓弦连响了三次!三矢连发?

    朝鲁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!

    但他并未慌乱。

    “箭矢来得快,连一品符弓都不能比,必然杀伤力弱,达不到一品符弓的标准,我的甲胄必不可能被破!”朝鲁瞬间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对方总不可能拿个奇兵出来吧?

    他当他是谁,雁门关主将赵北望?

    赵北望可在山前冲阵呢!

    集中精神,朝鲁终于是捕捉到了第一支箭矢飞来的轨迹,虽然只有一点星芒,但凭借多年战场厮杀的经验,他还是精准的劈出手中长矛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轻响,箭矢被劈中!

    劈中了这一根奔着眼睛来的箭矢,朝鲁心头大定,其它两根,他的甲胄就能抵挡!

    然而这份喜悦还来不及扩散,他的神色就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力量怎么会这么大?”朝鲁敏锐的察觉到,箭矢的力量,跟他判断的有落差,强得不是一星半点!一品符弓的箭矢威力,也不会这么大!

    朝鲁意识到不好,霎时间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完了。

    这一回,他判断对了。

    第二根直奔咽喉的箭矢,破了项圈,插进了他的咽喉!

    第三根箭矢洞穿胸甲,从他背心飞出,带走一抹血肉!

    朝鲁威武无匹的身影,在半空一顿,再也无法前突,饺子般落了下来,轰然砸落在地!

    他再也没能站起。

    没有第一时间死去的朝鲁,看到战马上的赵宁,收起了长弓,拿起了长槊,瞧也没多瞧他一眼,从他身旁飞速奔过。

    披风如云卷。

    在视野被让他万分恐惧的黑暗完全覆盖之前,朝鲁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赵宁赵宁,这名字,怎么听着有点熟悉?”

    朝鲁回忆起,公主燕燕特穆尔回王庭后,他曾在太子蒙赤口中,似乎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赵宁,大齐镇国公嫡长孙,赵氏家主继承人,让公主惨败而归的罪魁祸首!

    怪不得,怪不得他的弓

    朝鲁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他死了。

    终究是死了个明白。

    往前冲杀的赵宁,正跟朝鲁带出来的骑兵交战,忽的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一根利箭,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,在他没法反应的时间,射中了他的胸膛!

    利箭上力道不小,显然出自元神境之手。

    混战中的冷箭,最是防不胜防!

    赵宁没理会。

    理会不了。

    他继续跟自己对手拼杀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这根箭矢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箭矢未能击破他的一品符甲,在胸前无力掉落。

    反倒是赵宁身前那名,看到箭矢击中赵宁前胸,以为自己胜券在握,所以大开大阖斩出必杀一刀的元神境初期修行者,在自身防御露出空档的情况下,被赵宁的马槊刺穿了胸膛!

    草坡最高处,天元军万夫长阿古拉立马远眺,纵观草坡战场全局。

    他原本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他不能不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他的部曲兵力占优,战力占优,地势占优,在草坡战场上,已经将近五千乙字营将士,杀伤了超过千人!满地尸首之下,各部都在按照既定战法,高歌猛进。

    战果持续扩大,而且扩大速度还在加快!

    不出两个时辰,草坡战斗就会结束,他将取得大胜,将乙字营全部歼灭!

    这是草原军队,对战大齐雁门军的第一场大胜!

    他阿古拉,也会名传部族,加官进爵!

    唯一让他不满的,是乙字营主将旗帜之下,那一个指挥近五百人的将士,在乙字营主将带领下,攻势凶猛,杀人无数,给他的部曲造成了巨大损失。

    所以阿古路派了副将朝鲁过去,带着几名元神境初期,去将对方斩杀,好解决这个麻烦。

    阿古拉在关注双方的战斗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朝鲁在还未近身的时候,就被乙字营主将射杀在半空!

    于是,阿古拉再也无法保持气定神闲的出尘仪态。

    他很愤怒,出离的愤怒!

    一个元神境初期的雁门军都指挥使,竟然以那么轻松写意的方式,瞬息之间就斩杀了他元神境中期的副将?

    岂有此理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阿古拉自感颜面无存。

    但羞恼并没有冲毁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“那柄符弓品阶非凡,比之南朝十大奇兵也不遑多让,端的是非常危险,而那个乙字营主将,射术的确不凡,临阵也冷静的像个久经沙场的宿将”

    阿古拉想到这里,忽的眼前一亮,喜上眉梢,“非凡符弓,出众战力,却只是元神境初期,此人,莫非就是赵北望之子——赵宁?!”

    他心中立即有了计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