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> 都市小说 > 无敌神婿 > 第五百四十五章 同行
    杨墨一直盯着白骨人的脸颊,从他的脸上寻找蛛丝马迹。这些蛛丝马迹证明,白骨人在说谎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肯和我说实话,我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。”杨墨说道。

    杀人不重要,废了这条手臂,白骨人身受重创。他想要将另一条手臂练成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以为你说这话我会相信吗?就算你真的放过了我,那也是想要得到我的秘笈罢了,到时候还不是会杀了我?”

    白骨人轻哼一声,身体跳跃,顺着车窗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墨没有去追,只是随手取出来一把水果刀,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看清楚,夜空中发生了什么,只有黑瘦的男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眼神变得更加敬畏。

    火车还在前行中,冰冷的风吹了进来。

    列车员这才走了过来,发现破碎的玻璃后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是谁大半夜不睡觉,将车窗砸了。现在火车还在运行之中,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么做有多么危险?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?”

    列车员是在询问,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黑瘦男人。

    心中也是一阵莫名其妙,这个黑瘦男人怎么受伤了呢?

    再看向其他人,一片安好,难不成这家伙有自虐倾向,自己将自己给弄伤了?

    “师傅,很不好意思,是我弄出来的。你知道的,有人想死,我便没忍住动手了,所以将车窗砸碎了一块。给大家带来了麻烦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不过你放心,我一定会赔偿的。”杨墨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列车员笑了起来,杨墨是白芊芊老公,这是整个车厢都知道的事情,再看黑瘦男人一脸阴沉的样子,这一切都能够解释清楚了。

    他不但不怪罪了,还想要给杨墨竖起来一个大拇指,告诉他做的漂亮。

    “兄弟,没看出来,你还有这么大力气啊。一块玻璃,倒也不算什么,到下一个车站,维修一下便好。早点睡吧,交给我来处理,你付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了。”杨墨回应。

    “是挺麻烦的。不过我也得麻烦你,帮我看着点那个家伙,别让他惹出来什么事情。”列车员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敢调戏我老婆,他想离开那张床都得看我的脸色。”

    列车员对杨墨竖起了大拇指,兄弟,够刚!

    天亮时分,到了车站,车子多停留了一会,杨墨拉着白芊芊,下车去逛一逛。

    “中原,我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,如果不是这一次的时间太紧,我一定要在这座古城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白芊芊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的是机会,等下一次婚礼的时候,我带你去周游世界。”杨墨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白芊芊开心,他便发自内心的快乐。这便是爱上一个人真正的感觉吧。

    “昨晚黑石说了那样的话,是不是我们周围有很多危险呢?”白芊芊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黑石便是黑瘦男子的名字,昨晚,黑石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他和白骨人之间的恩怨,也告诉杨墨。此刻,有很多人在盯着这辆火车,并且有人准备行动。

    对于有人在盯着自己,杨墨并没有任何意外,这一次出来玩,他本就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太危险,他们也得考虑一下,是否承担的起后果。”杨墨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已经让云老传话出去,谁若是打扰这一次蜜月,回去之后,便是头号敌人。

    白芊芊扑哧一声笑了起来“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吗?我就喜欢你这一脸自信的样子。说起来,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便是这么的一脸自信和淡然,至今都能够想起来,你那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杨墨笑了“男人就应该将自信挂在脸上。”

    正聊着,绍白宇走下车来,叫两个人上车。玻璃修好,火车即将启动。

    “那个,昨天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,还请二位不要生气,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,绍白宇都是在惊恐中度过。昨天的战斗,别人没有看到,可是他却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自己打不过的人,被别人完虐,而那个人又被杨墨给完虐,自己和杨墨之间的差距是一条银河啊。他不敢想象,是不是杨墨随便动一动手指,便能够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放在心上,旅途相遇,便是缘分。”杨墨拍了拍绍白宇的肩膀,拉着白芊芊的手上车去。

    绍白宇跟随在两个人的身后,越发觉得两个人很般配,也只有杨墨这样的强者,才能够般配的上白芊芊这样的美女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他好像明白,恋爱应该是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旅途,变得平静许多。这期间,倒是和绍白宇以及他那一群狐朋狗友混熟了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,是白芊芊想要了解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黑石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之外,一直都躺在床上。倒是那个带耳机的少年,偶尔会过来要一两块巧克力,要完便会离开。

    在第三天中午的时候,列车终于达到了目的地,车上的人已经很少了,不足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两个人下车,入眼的是一片荒凉景象,草木半黄半绿,述说着这座城市的凄惨。

    这也是荒凉镇的特殊景象,荒凉镇的草木,一年四季都是这个样子。看一眼,便感受到荒凉之感扑面而来,这便是荒凉镇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荒凉镇,是不是很荒凉呢?”杨墨拉着白芊芊,走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“是呢,太荒凉了。”白芊芊极目远眺,心情都莫名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,是一些半新半旧的房子,上面挂着沙土灰尘。天空上,时而有一些鸟雀飞翔,发出一些悲凉的声音来。

    走出车站,迎面走来一个拿着牌子的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“两位,是前来旅游的吗?需要报团吗?”女人淡淡询问。

    没有介绍,没有热情,只是一句很平淡的话,和其他地方旅游区的生意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们报一个吧。”白芊芊突发奇想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也算我一个吧。”突然,一个少年背着吉他,戴着耳机和鸭舌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?我叫杨墨。”杨墨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宫非,还有巧克力吗?”少年的长刘海顺着清风舞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