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> 其他小说 > 我的佛系田园 > 第678回(田甜的日常,推荐的加更)
    青台市区,田甜在家里的书房办公,替班的同事有些操作不灵活,在线请教中。

    她昨晚从枯木岭回来,除了到封家吃饭外,再没出去过。一直呆在家里,要么上网,要么在小区里的林荫人行道逛逛。

    家里有钟点工,她在家什么活都不用干。去封家吃饭也是偶尔,或者是周末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敞开着,不久,她听到出差的封旭回来了。他一进门便喊她的名字,看她在不在家。

    “在楼上。”她高声回应。

    接着听到他上楼梯的脚步声,不知何时开始,她光从脚步声就能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“你又工作?不是请了假吗?”

    封旭薄责一句,蹲在她跟前,语气温柔的和她肚子里的宝宝打招呼。田甜没说什么,仅笑了笑。他不太喜欢她长期坐在电脑前,希望她多出去走动走动。

    “在枯木岭开不开心?阿青家有很多好东西,有没占到便宜?”和宝宝互动完毕,封旭没有冷落孩子他娘,戏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吃了她家五只鸡。”田甜心情很好的说,“还给你打包一只放冰箱里。”

    朋友是用来坑的,谁的丈夫谁疼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吃不完兜着走的典型。

    封旭听得哈哈大笑,直夸娘俩能耐,然后交代一句

    “今晚到爸妈家吃饭,顺便让婷婷抱孩子到罗叔家坐坐。”

    罗宾的婚事在即,罗氏夫妇会在市里住到婚礼后。趁他们在城里,让妹子抱孩子找宁姨瞧瞧,有病治病,没病讨个心安。

    自己媳妇刚从阿青家归来,看不看都行。

    安排完毕,封旭一如既往的准备回卧室换一身衣服。田甜望着他的背影,忽然唤道

    “阿旭……”

    嗯?解着领带的封旭回头,疑惑地瞅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不想过那边吃饭,你陪我到外边吃,然后到街上逛逛好不好?”田甜平静道。

    封旭皱着眉头,把领带扯松后,随手拉一张椅子坐下,与她面对面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田甜瞅了他半晌,方道“我们好久没有过自己的生活了,你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思乱想,我最近确实比较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忙,你一直都忙,婚前我就知道。”田甜起身,在他的搀扶下,两人慢慢离开书房,“阿旭,我不阻止你尽孝,但你偶尔要为我和孩子着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同意搬到封家附近,是为了成全他对封家父母的一片孝心。

    封家父母因为女儿的事忧愁不已,婆婆时不时给他打电话哭诉,让他很担心。

    即便是养子,他在公婆眼里依旧是家里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这些她都看在眼里,也十分理解,但渐渐的,他的生活重心开始慢慢向封家转移。婆婆动不动就让他俩回去吃饭,说喜欢看到一家团圆,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前阵子,婆婆突然深夜到访,与他在书房说看到封婷在晚上抱着电话哭,不知是不是得了抑郁症。

    老人很害怕,怕她想不开,怕她抛弃父母孩子,一走了之。恳求他多抽一些时间回家陪陪她,劝劝她。

    他这大哥当得很称职,出差买礼物向来是自家小孩一份,小姑的孩子一份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自家孩子尚未出生,他说没关系,买回家攒着,她听了十分开心。

    可是,每回一家人出去吃饭,一家人在周末逛公园,都是为了哄封婷出门散心。甚至有的时候,他下班会先去那边小坐片刻,再回家陪她到封家吃饭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从搬到这儿来,她慢慢觉得自己是封家的一个陪衬,可有可无的存在。封婷心情好多了,笑容也多了。她却心情沉重,每天下班不想回家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敢肯定,这里还是不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这些话,她本来不想说的,认为随缘就好。封婷毕竟是他的初恋,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,岂是她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可以比拟的?

    可在枯木岭,那位人前倔强的朱迪看着跳舞的阿青,忽而泪如雨下。对方眼中的不甘和悲痛欲绝的神情,使旁观者心痛得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在那个瞬间,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婚姻可以挽救一下的……

    下午,封伯母瞅瞅时间,女儿差不多下班了,今天封旭出差回来,她要亲自下厨大家做一顿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煮阿旭他们的饭,他俩在外边吃。”封伯父穿着拖鞋,到厨房告诉老伴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封伯母愣了下,下意识的追问一句,“干嘛到外边吃?既不干净又没营养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小两口想过二人世界,”封旭就这么说的,说好久没过二人世界了。呵呵,年轻人的浪漫,封伯父神色揶揄道,“又不是天天吃,没事。”

    封伯母听罢,看着老伴回客厅的背影,怔了半晌,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最后叹了一下,看看厨房里的各种食材,忽然没了做饭的心思。解开围裙,到客厅让保姆来做,自己心不在焉的继续哄孙女玩。

    “不是做大餐吗?怎么不做了?”在客厅看新闻的封伯父诧异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做了,没心情。”封伯母叹气,顿了顿,忽而道,“哎,是不是田甜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你想哪儿去了?”封伯父不乐意了,“田甜的为人你不清楚么?不过话说回来,你不要老叫他们过来吃饭,人家小两口需要私人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吃顿饭能花多少时间?”封伯母不满嘟囔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呀,这思想怎么退步了?你看看老罗和阿宁,一家人分开三个地方住,人家说什么了吗?年轻人能够独立是好事,咱不能把自己的老观念强加到年轻人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是为了婷婷,家里多些人,她也开心……”说到这里,封伯母忽而掩脸,哽咽道,“如果她当初肯听咱们的话该多好……”

    封伯父默了默,最后无奈长叹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繁华的街灯下,一位孕妇挽着丈夫的手臂慢慢的走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看现场和看视频的感受区别真的很大,难怪阿青老上热搜。我有这样的对手,也得天天找碴让她上热搜。”或许能把她扯下神坛呢?对吧?

    “你没哭?”男子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我哭什么?当初咱俩结婚就是做做样子,没感情的。”孩子纯属意外。

    卟哧,男子轻笑,拍拍女人的手背,带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去。